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篇來介紹小可愛在美國的最愛好了。小可愛的最愛?不是我,是以下三樣東西:
(1)Trader Joe's
話說剛跟小可愛一起住的時候,他跟我說房子裡所有東西都隨便我取用,唯獨兩罐洗髮精不能碰,他強調這是很特別的洗髮精,台灣沒賣的。當時我以為那是什麼台灣沒代理的特殊品牌,直到我到美國才知道,這只是一家超市的自有品牌嘛,該超市名叫Trader Joe's,一個還蠻乾淨整齊的超市,不僅日用品,像鮮奶啊調味料什麼都有它的自有品牌。在台灣受過「通路自有品牌=便宜=劣質保證」洗禮的我,一時很難接受這種情況。漸漸的,家裡吃的用的全都是Trader Joe's。小可愛慎重的說明,他們賣的東西都不但便宜,而且品質都很好,像是洗髮精好了,就有多種天然成份,堪稱草本洗髮精!(最後一句是我加的)家裡那一大排瓶瓶罐罐的調味料,也都是"嚴選"的。小可愛每次去Trader Joe's就會帶一大罐"OJ"(加州盛產的柳橙汁,有時指的是被懷疑殺妻的辛普森)回來,才美金2元!
後來Angel(從小移民美國的網友)也告訴我,Trader Joe'很多人愛沒錯,因為他們的角色就像直銷商,所以東西自然便宜。它的發跡地在加州,因為蠻受歡迎的,最近就擴展到紐約。不知哪天會不會也到台灣跟微風超市拼了?
(2)Scrabble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小可愛有時會上班前買一些我愛吃的東西放在桌上,所以那包有可能是草莓、甜甜圈、櫻桃…】 算一算和小可愛在一起一年八個月了,其實還算是非常年輕的感情,雖然還沒資格這樣說,不過我真的覺得小可愛是越陳越香。

聽過不少”慘痛的經歷”,諸如男人和妳交往後會變、男人和妳同居後就會變、男人和妳結婚後鐵定會變…等這些”理論”因為卡在小可愛而無法成為”定律”。我承認一直到我結婚的時候,對他情感還不到可歌可泣的地步,但他確實一點一滴用他的好來穿透我的鐵石心腸。只要他在我旁邊,就會不時的抱抱牽牽親親,他知道我到美國後比較孤單無聊,這一點他時刻掛念在心頭,一下班就會想帶我出去走走,他不強調私人空間,一點也不阿豆仔。上次他媽媽sally有跟我提到,她覺得小可愛跟我在一起後感覺比較快樂,也對未來比較有計劃性,這可讓我驚訝,我現在是好吃懶做的米蟲、個性bossy(他說的喔)、又不愛整理家務,所以我說人與人之間的磁場真的很奧妙。我問他為什麼會喜歡我,他從來不說理由,直到之前我弟很認真的問他,我才在旁邊偷聽到一些很妙的形容詞:reasonable, stable, responsible, decided,還有一個我想不起來了,真妙耶,這些可都是喜歡一個女人的原因喔?(不過算他聰明,如果他回答什麼溫柔可愛乖巧嫻淑之類"讚嘆"女人的話,我大概會很生氣吧)

小可愛的賺錢能力和其它男人比起來,實在是普通,也因為他職業的關係,是穩定沒錯,但我一輩子也不用肖想過什麼貴婦生活,好在我本來就不是重物質的人,反正包包一個一萬塊和一千塊的差異我辨視不出來,我唯一的願望只有擁有一個可愛的小房子(哇~這個狠,不要一萬塊包包但要一千萬的房子)和一個顧家的老公,沒有百萬裝璜但可以擁有百萬星空。不用在情海沈浮的感覺真好,可以用更多心力去了解更多事,關心更多人,知足常樂嘛!(喔當六十五歲老人的感覺好酷)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之前和小可愛討論過,這一兩年如果有兼職的工作是不錯,如果沒有也無所謂,只要有事做不要悶在家裡太無聊就好,本來想說到六月暑期的課開始後,我就可以去上課,交交朋友,沒想到兩堂的其中一堂取消了,另一堂又是在早上八點到十點,我每天得花三小時來回的車程去上這兩小時的課,不太划算,因此乾脆另一堂也取消了。小可愛就開始擔心他之後的保母工作一旦開始,每天八點才會回到家,那我一個人不就無聊到發慌。日前他幫我在舊金山學區的求才網站登錄我的履歷,學校=老師?我當然不可能去當美國的老師,但有一些instructional assistant的工作可以做,其實我對教職之類的工作一向興趣缺缺,況且我完全沒這方面的經驗和背景,沒想到前天marin county其中一個學區打電話叫我去面試,想說閒著也閒著,就去看看好了。

我大概真的太無聊,知道要轉四班車才到得了,想說kill一下time也好,沒想到整個過程之辛苦啊。以下是一串牛糞事情的實況報導,嗜好清靜生活的人就關掉這一頁吧。

首先要搭我們家外面那班muni,如同所有公車系統一樣,是不找錢的,小可愛早上說他試圖幫我換零錢,可是他只有20(美)元大鈔,因此要我去買個小東西來換。聽起來很容易,可是小商店早上八點都還沒開張,我就走到5 blocks遠的咖啡店買個甜甜圈,這倒還好。到了第二站,我還是要搭muni系統28號公車,來的前兩班都是28 limit,limit等同於副線,我看地圖明明他們有到達我的目地的,但不知limit有時就算路線相同,有些站也是不停的,我舉手跳來跳去引司機注意,還是只能眼巴巴的看它們呼嘯而過,真不懂耶既然都經過了幹嘛不戴客啊,看看咱們高鐵-高速鐵路耶,都停那麼多站了,我氣急敗壞的行為似乎在旁邊的歐巴桑眼裡悉鬆平常,照聊他們我聽不懂的廣東話。好不容易上了28號公車,卻發現小可愛給我的direction中,要我下站的presidelo有很多交叉口,有presidelo&futon、presidelo&geary…四、五站吧,於是向非裔司機小姐請教,但她完全不鳥我,因為我要轉的公車是要到另一個縣市去,我想其它乘客應該也不了解,加上我看到的都是廣東人(他們的口音我實在是…)我只好摸摸鼻子隨便挑一站下車,試圖等我下一班的green 10,忘了多久時間過去了,我只看到許多28經過,沒見到哪一班綠色的公車,於是我又跳回其中一班28,試試看問這位司機,總算遇到一個熱心的亞裔司機(不知哪一國),聽到我要搭的是green 10便驚呼一聲,直說那個很難等耶,一個小時半才來一班,我要在presidelo的哪一站等都可以,放我下站的時候還叫我去問其它旅客,應該會有人等這班車。其實與其要我跟華人問事情,我寧願去問白人或黑人,因為這邊華人的英文都很廣東腔,我對腔調又極為敏感。果然這位小姐講的英文讓我"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好在她也是要到marin的,拼拼湊湊還是大概懂發生什麼事。好不容易過了金門大橋,來了一個乘客似乎是她認識的人,她告訴我這位小姐也是要轉搭green 17的,我很高興可以遇到同路的乘客,但她的英文我只剩下一分的辨識度了,我們從10下來要搭17時,這位小姐似乎不小心留下一小片垃圾,被10號的非裔司機追上,並告訴她請隨手收拾垃圾,這一大早的機會教育真是震撼。終於搭到最後一班17號了,這次是位白人司機,我請他到xxx路口的時候跟我講一聲,他說這條xxx路口有兩站喔!我是要去哪一站?見鬼了我也不知哪一站耶,我的direction是從地圖上看來的,當時我以為是這條路的前後兩站,便跟他說哪一站都行,後來我看了marin公車路線圖才發現,這班公車路線像是圓型一樣,這條路就切這個圓,因此有兩個交會點,在家看地圖時根本不知道,這位杯杯就把我放在比較遠的那一站,我一下車就開始找路人問,然後踩著高根鞋狂奔了15分鐘,此時我打電話去給我面試的那位小姐,她不在位置上,我就留言說我會晚10分鐘到,好不容易到了該條路,卻又找不到那棟建築,門牌標號不甚清楚,因此我再打電話去問那位小姐時,她跟我說…「沒關係,現在已經晚20分鐘了,妳真的還是要來是無所謂,不過我會建議妳下次看準巴士時間出發。」意指遲到就免談了啦,這樣也是沒有錯,不過對我這個辛辛苦苦到這裡的人來說真是有點吐血,但倒也不想再堅持什麼,因為真的路程太麻煩了,交通費也不少,兩邊都放棄最好。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這篇是要聊聊LA之行的家庭方面。如前篇提到的,小可愛的父母已經離婚了,事實上這位"母親"也是小可愛的繼母,因此他們並沒血緣關係,但他繼母sally還是對小可愛很好,讓小可愛覺得sally是他真正的媽媽,而不是那位不知去向的生母。而sally也為小可愛添一個妹妹sara,小我3歲,雖然有點肉肉的,但仍可看得出來她有相當漂亮的臉蛋。小可愛的爸媽在我結婚的之前不久就離婚,原因是sally投入鄰居人的懷抱,以致小可愛的爸爸ron性格變負面封閉孤獨。

由以上的介紹,多數人一定會覺得sally是罪人,有背叛婚姻破壞家庭等惡極,在台灣社會發生恐怕天理不容,而美國的離婚率本來就是高的有名,似乎男人女人在任候時候都有選擇伴侶的權力。照理說小可愛應該會排斥這位沒有血緣關係的繼母,但這種灑狗血的劇情也沒發生,我想他應該最了解他們的婚姻生活,因此是非對錯心裡有數,而旁人本來就不應該老是把罪冠在提出分手的那一方。
 
雖然和ron有短暫幾天的相處,但對他真正的性格我並不是很了解,我可以看得出來他很愛小可愛和sara,他也常說我是他的女兒了,如果我有任何不開心的事都可以跟他說,這對在異鄉遊盪的我無異是一股熱流。我們去參加sara的畢業典禮時,可以看到ron很沈醉在女兒的盛事,這個時候想到我那個念台大光電所的弟弟,之後我爸媽參加他的畢業典禮,不知會有多高興呢,想到這我又在大庭廣眾哭了,人家還可能還想說我在為哪個畢業生感動到不行咧。要說畢業後才是歷練的開始也沒錯,但對父母來說這永遠是為子女開心的一刻,我還看到一個媽媽為兒子做一張慶祝海報,全程高舉呢。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為了參加小可愛妹妹的畢業典禮,也順便見我結婚後七個月才見的公婆,我們在6/13開車前往洛杉磯。其實我的公婆是住在新墨西哥州,而且他們也離婚了,但大家還是約好一起去參加他妹妹的畢業典禮。對我來說呢,除了見新的家人以外,我還要見我久違的朋友angel。

我們第一天住在Fresno他朋友家,第二天才到洛杉磯(以下就都稱LA)。LA的天氣比舊金山還要好,陽光普照有點小熱,我終於可以穿上陳封已久的短袖,不過LA的空氣品質是全美最差的,和台灣一樣都是屬於盆地,而且大眾交通不方便,因此幾乎人人一台車(人口約為台灣的1/3),想當然爾污染和交通紊亂隨之而來,不過還好的是樹還種得蠻多的。我們住的飯店是在好萊塢,我知道這是世界最大的電影工業城,但我很少看電影,對好萊塢明星更不熟,小可愛的爸爸帶我去中國戲院廣場前看影星們的手印腳印,我居然找不到認識的人。我們還繞了一下傳說中的比佛利山莊,只能說…這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啊,房子蓋得像小型博物館一樣,加長型禮車不時竄出,這些好萊塢影星們在這裡享受名和利,讓小老百姓不禁嘆息啊。

我們第三天去Getty美術館,這是一個石油大亨Getty所捐贈的場地,這地方的設施和規劃都很不錯,很多LA的居民會來這看看展,一邊到花園走動,俯視LA的景致。我呢就在這裡和我7年前的網友angel約碰面,我們的緣份也算是很奇妙,她10歲時隨媽媽移民至美國,7年前她在我一個留言版上留言說我看起來很像天使…,就這樣我們斷斷續續的在網路上聯絡,直到3年前她回到台灣來我們第一次見面,講沒幾句話就約隔天環島,中間發生很多趣事。之後我常開玩笑的跟她說,幫我找一個美國男人,我嫁去美國的話就可以常常見面了,沒想到我還真的拐到一個美國男人,只是她之後打算住在紐約,我一定還是住加州。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俗話說的好:「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偏偏我一定是懶女人的那一種。

我從小女孩開始,就不知外表為何物,我不管別人覺得我看起來怎麼樣,只管自己是否吃得爽穿得暖,我媽常常跟我說:「人家女孩子聽到什麼食物或什麼事能讓自己好的,都會去試,妳~說不要就是不要!」就連衣服吧,逛街對一般女孩的魔力,好比如補蠅草與蒼蠅的關係,擋也擋不住;我呢,都還要趁我三個月一期的"購衣慾"去打理衣服,不然我連逛街都興致闌跚,更別說搞清楚什麼流行時尚、什麼花什麼色的。本來就是咧,幹嘛要跟著商人的腳步走。在這個瘦便是美的時代,一般少女在為五十多一公斤而嚇得花容失色,嬌慎的說:「人家變胖了啦~」我則是接近六十大關了才驚覺的確有臃腫的嫌疑,而且還是在旁人不斷的提醒之下去量體重的。說到個人照,就是我以前戲稱的相親照,因為不想當個"昏暗美女"(光線不足是最好的化妝技巧),因此曾被一個閱網友無數的男人指稱,我是少數照片最接近本人的女人,嗯,的確和我攤在陽光下的個性有正相關。

雖說以上云云表示我是不折不扣的懶女人,但在二年前開始就有件事讓我著實驚訝-長痘痘。我不是什麼白晰美人,可能是乾性皮膚的關係,向來都不會因痘痘而困擾,而那時的痘痘卻在我的臉上發展成星向圖,北斗七星小熊座都有,我爸媽看不下去一直催促我去看皮膚科醫生,但本性難移還是懶,所以也沒去看,雖然近半年來終於好一點,來舊金山來之後終於獲得完全的改善。我的好朋友Leeloo也是,從歐洲出差三個月剛回來,皮膚光滑無痕,在北市沒多久痘痘又重現江湖。我就說嘛,在台北生活可說是企圖慢性自殺,之前騎車上班好比如跟十萬大軍搏鬥般,光呼吸就讓我好痛苦,騎個半小時臉就是黑的,那些黑的是什麼?是會害死人的低質瀝青的燃燒後排棄物耶!簡直是拿自己的肺來過瀘惡劣的空氣,就算有錢人有本事花上千萬元買豪宅,只要是在台北市,都不能幸免這種浩劫。其實我一直很不懂,是什麼樣的代價讓人願意住在惡劣廢氣區?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在台北若說要划船,新店碧潭應該是無二的選擇。在灣區一帶要划船,除了金門公園,我們發現了一個絕讚的地方,在Santa Cruz county的loch lomond,一整個是廣告情境畫面,剛查了一下奇摩知識和中文搜尋,居然還是無人知曉(限台灣),頂多在搜尋跑出個蘇格蘭同名的最大淡水湖資料。

這裡的湖水是供給Santa Cruz居民喝的,想當然爾有多乾淨,人們還可以在這釣魚,既免費又無污染。loch lomond下午四點後不收停車費,而租船的話是兩小時10元美金,也可自己買個小浮船享受划船趣(免收"保護費",安啦),我們租了個又吵又笨重的腳踏船,追也追不上前頭的輕槳,但此處的美境已把我迷的神暈目眩,看那陽光和煦,微風輕拂,人也沒那麼多,湖像個水壩大,感覺自己像山大王似的霸佔眼前風光。

不多說,放幾張照片來瞧瞧,喔,實景更讚。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圖說:此為舊金山同性戀大本營castro的街上衣店,「out of the closet」本來就是指"出櫃"(對外宣佈自己是同性戀),看似很正常的衣架圖形,其實是象徵同性戀的符號-三角形,同時淡紫色也是同性戀的代表色。

之前小可愛帶我經過這個地區,就說我在這裡看到所有的男人,全部都是同性戀,如果他一個男人家走在這裡,一定會被男人拋魅眼。是的,這裡是舊金山同性戀大本營-castro,處處是彩虹旗,每年還有大遊行。 我不是同性戀,但對這樣兼容並蓄的社會感到高興。人都習慣排斥和自己不一樣的人,無論是國籍、種族、膚色、性別和性向,這種攻擊他人而間接鞏固自己地位的手段,在歷史上總是不斷上演;男人要愛男人,女人要愛女人,就讓他們去愛啊,愛滋病?異性也是會互相傳染的,連母子都會了,沒什麼好扯東扯西的。無奈這招實在太好用了,連我們的政客也樂此不疲啊。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雖然我離開我的前公司已經有兩個多月的時間了,不過很幸運的和我主管的交情還不錯(希望她不要否認),所以至今都還不時有聯絡。我離開之前有介紹朋友的朋友到公司上班,對於工作內容,她都蠻喜歡的,只是和主管有一些磨擦。我還在職時,和她的主管並無經常接觸,所以對於他們現在的問題無以置喙。同事之間的紛擾,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再怎麼說在上位者一定較佔優勢,所以多數人就算有內心戲,也不會跟主管正面衝突。

能遇到和自己氣合的主管,還有大環境的允許,說起來也算是種福氣;就拿我自己來說,從過往的經歷來說,我並不是幸運的那個。

我向來主張憂喜參報,以誠相對,所以也不吝於分享我"慘痛"的過去。我其中有兩個工作算是不歡而散的。第一個,在一個剛成立的部門,就我和我主管兩人相依維命,我很喜歡那位主管,而她也肯定我的努力,我們曾在出差時睡在一起,她會關心我感情生活,聽起來似乎一切良好,但由於新的部門一直沒什麼進帳,試用期到的時候,公司自然特別考慮到我存在的必要性,我主管也很難待,我還記得我要走的時候,她還跟我說:真羨慕妳可以這樣就走了。那時她還是大肚子呢,之後不久她也離職了。第二個,也是一直和主管們相處還不錯,雖然沒有像第一個那麼親,(他們不走親和路線的),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加班拼命,可是當時我主要服務的客戶要被合併,大老闆不願意再花大錢在行銷上結果作嫁。當時整個公司的業務量都減少,別組也不缺人,我的英文又不比起其它業務好,因此又慘遭淘汱命運。我還猶記,我最後問我主管,是我的問題還是公司的問題,他一開始就說是我的問題,後來又說各半,最後又說他曾經有和我同樣的經驗…,在我走之後幾個月,主管們也一一離去。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每個人的想法在每個階段果然都不一樣。遙記從我國小的開始,整天畫漫畫,立志成為漫畫家,那時去文具店買白報紙,剎有其事當作漫畫家用的稿紙一樣,從封面畫起。我還記得我第一部"成名作"叫「月光之約」,形容兩個女生感情要好的故事。(在這個天線寶寶的丁丁被懷疑是同志的年代,我這部作品肯定也是蕾絲邊之作,而當時的我若要被現在的衛道家解讀,肯定也是性向有問題的病態女孩)那個時候我一頁一頁畫下去,班上同學也一頁一頁的傳閱,初次嘗到當漫畫家的感覺,讓往後國中三年的生涯更樂此不彼。

台灣的國中生是很可憐的,那時還有體罰而且還是天經地義,在那個萬事皆下品,唯有成績高的年代,我畫漫畫的行為被譴為阻礙我通往光明的元兇,但那時我想當漫畫家的意志"已定",還去買鴨嘴筆、墨水、網點這些幫兇來加深罪惡。

因為不小心考上北聯,把我活生生在北士商廣設科的路拉到普通高中,當時大人們的說辭是再讀個三年,就會海闊天空。之後我的課本到處都是插圖。我還記得大考前的衝次班,知道一個同學很會畫漫畫,我還鴻雁傳書跟她約好考試完要好好畫一場。說也奇怪,這個象徵解禁的大考一結束,我反倒沒有那麼熱衷畫漫畫了,依大人的講法就是"好不容易長大了"。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