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冬天到了..(雖然這裡一直都像冬天),台灣的朋友在msn線上除了開始喊好冷以外,還會加個幾句:「好想去吃火鍋喔…」「好想泡溫泉喔…」唉,句句說中我的痛處。想當年,我可是被稱為火鍋/溫泉女王的耶。

先來講火鍋好了,其實我的食量一般而言並不算特別大,但是遇到火鍋就好像黑洞一樣,狂掃的程度令人嘆為觀止,幾次都被說:「天啊妳不要再吃了,我看了好想吐」,真的不騙人,甚至有人索性離開說:「讓我去外面透透氣吧」。火鍋料我並不是樣樣都愛吃的,其實也都集中在這幾樣:金針菇、蛤仔、麻辣鴨血,金針菇我是一大盤接一大盤無差別的往鍋裡倒,也讓我得到”金針菇當麵吃”的美名。蛤仔,是最顯而易見的戰利品,總是吃到桌子上堆滿了殼,猶記有次和leeloo媽去吃可利亞,吃到腳邊的垃圾桶有一半是蛤仔殼,看起來很像服務生整天沒把垃圾拿去倒一樣。最麻煩的是麻辣鴨血,因為在火鍋店都是需要服務生添的,每次我都會跟服務生說:「不夠,再多一點、再多一點…嗯好差不多了(此時服務生已經沒有鴨血了)」在這裡,至少到目前為止,只有看到金針菇的蹤影,沒有蛤仔只有海瓜子,沒有鴨血只有豬血,更別提這些食物吃到飽了。這些讓我魂牽夢縈的小搗蛋,聽說南灣有你們的下落,看我逮到機會不好好賞個光怎麼行。

我對溫泉的狂熱也是從大學開始的。那時我熱愛在台灣機車自助旅行,其行蹤遍行台灣各地(當然遠一點的地方是到當地再租機車),而每到一個地點,我就會開始研究當地有哪些溫泉,是屬於什麼性質(碳酸泉/硫礦泉/青泉/鐵泉…),對身體有什麼好處,然後力體而行。台灣又是溫泉的寶島,大概除了彰化雲林沒有溫泉以外,其它都有,而且我幾乎都泡過了,像陽明山的六窟七窟、屏東九重溪、台東金崙、花蓮瑞穗早已到此一遊,更別提其它廣為人知的溫泉鄉。我願意為溫泉所做的付出也是鮮少人能匹敵,我願意不吭一聲的從台北騎去宜蘭礁溪,也曾經在又冷又溼的天氣翻過陽明山去金山泡溫泉,我連畢業典禮前幾個小時都還在泡溫泉(喔leeloo媽以上都與妳共渡啊)。為什麼那麼迷戀溫泉?在這種寒冷的冬天,能泡在熱呼呼的池子裡,大概是我能想到最爽的事情。那跟在家裡浴池有什麼不一樣?當然不一樣了!溫泉是有講療效的,我的個人經驗是,在愛上溫泉之前,我是很容易感冒的體質,可是自從溫泉的加持下,我就沒為感冒而看醫生吃藥了(當然以後也不會!)更何況,若非有我最喜歡的露天溫泉,哪能光溜溜的享受深山裡的寧靜呢?正當我計劃著向野溪伸出爪牙,就不小心到美國來了…………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昨天看到報紙有則報導:在矽谷(這邊比較常稱做”聖荷西” ,San Jose),最有名的地方報-水星報(The Mercury News)上刊登了一個圖畫,標題為聖荷西通往世界的距離(意思就是這樣,我有點忘了),圖畫內容是一個路標指示牌佇立在聖荷西的地上,路標共有六個方向的指示,其中一個就是台北,並標示「距離1萬xxx哩」,其它還有北京、波士頓等,真可惜不記得還有哪些了。美國的華人報紙世界日報的記者引用了這個圖,標題是「台北為聖荷西的世界藍圖之一」(之類的…我也不記得確切的用詞了)。看得我好高興。

台灣以彈丸之姿,可以躋身入世界科技重鎮-矽谷(聖荷西,San Jose)一席之地,實在很不簡單,好在台灣還有科技這個具有世界競爭力的強項,讓台灣名揚海外。台灣要獨立掛上這個門牌,我想不是靠政治人物在自己島內搖旗吶喊吸選票、在國際郵件上擅自蓋上「台灣入聯」的章就有效果的,要做就要做出台灣對世界的影響力,世界大老們才會正視台灣的存在,就像猶太人靠著經商的成功在美國主流社會闖出一片天,美國才會支持猶太人建國,不然猶太人再怎麼在自己家門口喊也沒用吧。不過呢,喊口號的確是簡單多了,又有立即征服人心之效..

我們公司是電子零件的貿易商,主管跟我們說,made in Taiwan在電子界就像品質保證,made in China則是讓人不太信任,中國假貨猖狂,有許多抹掉logo再印上假序號的偽品,這些不肖廠商寧願潛心研究如何改的漂漂亮亮外觀不留痕跡,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這種生意能做多久啊?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稍早和小可愛聊到朋友家裡的事,他們因為一些原因吵架,然後我便說,看來每個家庭難免都會有些問題,結果小可愛馬上回答:「不會啊!妳家就很perfect(完美)!」(當然…整句還是用英文講,只是關鍵字我還是忠於”原文”)

我楞了一下,不是說不同意他的話,我當然是完全同意;我有個愛家負責的爸爸,賢慧可愛的媽媽,聰明能幹的大弟,感性貼心的小弟,小可愛聽我在這兩年的口述,及住在我家的幾個星期中,能完全感受到我來自一個溫暖健全的家庭。很多時候,我跟小可愛說我以有個東方家庭為傲,東方人對家庭有強烈的責任感,強調為彼此奉獻,而西方強調獨立及對自己負責,雖說兩者沒有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的問題,但我隱隱約約可以感覺,當我在想念爸爸媽媽而掉淚時,當我在掛念著弟弟們而碎碎念時,或許小可愛反而有點羨慕我有這些心情吧。

小可愛的親生媽媽早已不知去向,爸爸前年又跟繼母離婚,他其實和繼母是比較有感情的,我見過她我知道她是個和藹可親的人,可是他爸爸對繼母蠻兇的,到最後繼母也離開他…。兩次失婚,他爸現在真的是獨居老人一個,個性又更陰暗,前妻和新男人又住在幾條巷子旁又更讓他抓狂,想搬走房子又賣不掉(因為太大了),他爸爸幾次都嚷嚷著要自殺,讓小可愛前陣子壓力也很大。小可愛說他的祖父到晚年也是很不快樂,原因不明。另外,他和他妹妹也算是很少聯絡,不過相處起來還不錯。 很難能可貴的是,這樣背景的小可愛,居然還可以相信家庭、疼老婆、愛小孩(是還沒自己的小孩),他也沒跡象顯示出「因為原生家庭到後期不快樂,所以渴望有自己的美滿家庭」的想法。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前幾天和vicky夫妻參加舊金山的一個義工活動,活動內容是清理Stern Grove公園。咦為什麼小可愛沒去咧?唉這男人聲稱他在學校當老師已經做很多好事了(對啦他是比較會關心"邊緣學生"),所以對這類活動興趣缺缺,隨便他了,他不去我自己去也可以。

Stern Grove是個夏天會有戶外音樂會的公園,樹都長得蠻高的,感覺不出來其實還是在市區裡呢,其實舊金山是個比台北市面積還小的都市,吋土吋金,但總還可以挪出許多大片綠地當公園,真的是佩服老美對於生活環境的執著。

我在網路上報名看到的只有11人,看似人煙稀少,但一到現場卻聲勢浩大,看得出有許多團體出動,其中最大的是SFPD(舊金山警察局),不過他們看起來都很年輕,好像是剛進警局服務的熱血善男信女。也有許多操廣東話的團體,這些人年紀就比較大,好像也互相認識,很像來自公園太極拳社團。像我們這樣的"散戶"好像真的像網路上報名的,只有11個,而且還找不太到。一開始我們試圖加入警察局那一團,不過工具都發完了,正當我們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時,迎面來一團即將到外面去清理的亞州人(嗯~不能說黃皮膚就是華人),vicky的老公就提議不如就跟他們走吧,至少比待在這沒工具還好。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今天是感恩節,一如往常,小可愛對節日並不重視,而經由上次萬聖節的經驗,我也知道最好不用期待什麼火雞大餐。今天黃昏時,我們又到海邊走走,這裡冬天暗的很快,一下子月亮就升上來了,我們在海邊的樹叢裡穿梭(基本上呢,小可愛是不會走在普通的路上的,我感覺我們老是鑽在草叢裡、沿著峭壁走、踩在泥巴上…),這裡的溫帶氣候使得樹型優美,襯在月光下甚是浪漫,海浪又受月球引力影響,所產生的拍岸聲使我畏懼,小可愛指著眼前的海蝕洞說,五年前這個洞還沒這麼大咧。難怪人家說滴水穿石,時間所蘊釀的能量果然強大。之後我們到SAFEWAY(美國的大型超市,這個名字總讓我想起台灣的SAFEWAY保險套廣告文案:『NO SAFEWAY, NO WAY』,可惜小可愛不知所以然)買現成火雞腿和啤酒,雖然不像一般美國家庭蓆開滿桌,但總算也有一點點感恩節影子。

我原本以為,感恩節是感謝基督感謝主的日子,實則是追思美國移民祖先開拓美洲新大陸的節日,因此在十一月的第4個星期四這天,出外的家庭成員都要團圓在一起,一起饗用火雞大餐、南瓜派。其實早期來自歐洲的新移民受到美國原住民-印第安人的許多幫忙,可是當這些外來者開始習慣這裡的生活之後,所謂對原住民的迫害就產生了…,不久後為了勞力需求,還去非洲抓"黑奴",演變至今種族歧視等一堆問題。有時頗不屑這些衣冠楚楚的白人"主流社會",但在今日這個英文就是力量的世界,又奈得了何?但平心而論,連代表神權的宗教背後都有一段一段的殺戮史,又哪能期待某一國家種族既握強權又顯得公平正義?剛好晚上又轉到新唐人電視台的中日戰爭記錄片,以現在的結果來看會覺得當時日本帝國主義殘忍霸道,但要是那時日本贏了呢?恐怕現在也沒有什麼兩岸問題,大家忙著歌頌日本天皇了。我問小可愛,覺得日本怎麼樣?他說就像當時的德國一樣,但還沒像希特勒那麼嚴重。是不是一樣嚴重我是不知道,無論如何那些軸心國就像惡魔一樣令人憎恨。可是我又想到,若當時是軍事武器的侵略,現在不也一樣是資本主義的競賽…,這世界上永遠都會有犧牲者。
真是個好奇怪的"感恩節"啊…。不過臨時買的烤火雞腿還挺好吃的!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喔耶!我終於找到用小可愛電腦灌嘸蝦米輸入法的方法了,不能打中文的日子著實痛苦啊,從洛杉磯寄來的充電線又不知何時才會寄來…有需要者再來問如何安裝。另外,在嘸蝦米官網意外間看到嘸蝦米創辦人劉先生已辭世,由衷謝謝他發明這麼好用的輸入法。正版…我也想支持正版啊…。這麼一來,我的布落格應該不會再停擺這麼久了,上次媽媽跟我說,因為家裡的電腦被小弟帶去宿舍了,他們又沒辦法單獨面對電腦,所以請我表妹小芳在我每兩次發文時打電話念給他們聽。唉唷,真不好意思這麼麻煩小芳了耶,姊姊回來一定會好好招待妳的(?),爸爸媽媽也可以藉由布落格了解我的世界和動靜,感覺雖然我遠在天邊,但其實近在眼前呢。兩個臭弟弟啊,看到姊姊一個人在異鄉重新學習,希望你們也要好好經營你們的生活,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咦…這氣息怎麼好像是上台領獎的感謝文來著…?大概是能打中文太開心了吧。

有件事雖然過了但還是很重要,就是11/11我和小可愛的結婚週年紀念日!時間過得真快耶,一年前還在驚訝到:「天啊我居然結婚了…結婚耶…我是已婚婦人了」不知不覺到現在已經一年了。從結婚的那一刻,大事已定,我即將不再住在這裡了,最對不起的就是我爸媽了,人家說女兒結婚就好像多了個半子,我結婚反而是女兒搞丟了,活生生的交給一個不會講中文的阿豆仔,活生生的被帶到另一個半球。從結婚之後,我們就開始忙移民簽證的事情,現在講起來感覺還蠻簡單的,去AIT申請移民,把表格填一填,體檢,再等面試,然後AIT就把移民簽證寄給我啦。記得那時小可愛剛從泰國回來台灣,我在機場告訴他確定批準我隨時可以去美國的消息,他好高興啊,本來還擔心美國移民局突然決定收回駐各國領事館發放移民簽證的法令,會將我們隔個一年半載,沒想到這麼快的發下來了。從結婚到他先回美國大概有四個月的時間,他每天告訴我加州有多棒多美...。然後,他就要回美國了,其實那天他有點近鄉情怯,甚至還說不然他就留在台灣好了,我還笑說你不是在等這天等很久了嗎?在機場時,他的眼角泛著淚水,他說我們很快就會見面了,在舊金山…。我還記得那天回來的時候,我還在想,再過幾個星期就換我跟台灣說再見了,無限感傷。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為了這個特早的上班時間,我必需五點起床,五點半開始在暗黑的高速公路上馳逞,舊金山的晚上時常有霧,因此車子外會結成許多水珠,看著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直直往矽谷開去。」

以上是一個月前網誌的其中一個段落,現在的情況是我七點開始上班,因為抓到盥洗絕竅(說穿了就是完全不化妝)後得以五點五十分起床,六點十分出門。還有個最大的不同是,我不用披星載月的開車上班了,由於日光節約時間的結束,十一月的第一個星期日起時間往後調一個小時,也就是說現在美國加州的時間晚了台灣16個小時(之前是15個小時)。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小可愛教ben數學實況圖】

小可愛為貼補家用,學校教完書後在一個"知性家庭"(爸爸是麥肯錫的主管、媽媽是大學教授,在家裡的書櫃是一面又一面)兼做保母,照顧一個十歲和一個十二歲的男孩們。無聊時我會和小可愛去他們家,美其名是幫忙,實則上是陪小朋友玩耍,正確的來說,是小朋友教我怎麼玩耍。記得我第一次去的時候,10歲的ben謹慎小心的從櫃子裡拿出一些紙上玩具,一個接一個的教我要怎麼玩。有時候跟小朋友說話反而比較吃力,因為他們還不會拿捏猜測與非英文母語人的對談。不久後,十二歲的max回家了,max看到我們在玩遊戲,馬上"見義勇為"的下海幫我,然後居然拿出紙上版的scrabble,說玩這個遊戲會對英文單字有所幫助。scrabble,這不是令小可愛無法自拔的遊戲嗎?能學單字,好是很好啦,不過我跟誰玩任誰都會覺得很無聊的。冰雪聰明的max看出我眼底的一絲猶豫,馬上說,那這樣好了,你跟ben同組對我一個人。既使和10歲小孩同組,我這26歲大人在這場殘酷的遊戲中還是無法絆上腳,好像連啃骨頭的"啃"字都出現了(不是bite喔)…。max大了兩歲果然不一樣,主動問我懂這些字的意思嗎?然後拿台筆記型電腦,幫我輸入這些單字,給我看中文的意思。當天晚上,我就跟小可愛說我對他們的印象很好,他們不是驕傲或古怪的孩子,小可愛說可能我畢竟還是女生,所以兩個小男生一反平常像二隻動物一樣,安靜規矩的做好小紳士。

小可愛說,ben比較聰明但比較像被寵壞的小孩,不是非常老實偶爾也會耍賴,喜歡靜態的活動如西洋棋、綱琴;max是運動型的男孩,常常參加足球比賽,在家還會載著護腳踝鐵套到處走動,如果有事好聲好氣的請他幫忙,他會說no,若表現出我只有靠你了,他會義不容詞的豁出去。我跟小可愛說,畢竟max大了2歲,當然比較懂事,10歲的小朋友還是比較任性是很正常的。慢慢久了之後,他們開始顯現一點"動物互毆"的傾向,兩兄弟常扭打成一團,據小可愛說他們經常是互毆到雙方睡著為止。小男生嘛,對自己的體能範圍感到好奇,想當年我兩個弟弟也是常扭成一團,一點也不奇怪啊。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其實我原本對萬聖節沒有特別的期待,但之前朋友有要我一定去trick or treating,慢慢的讓我對這個節日有小孩子般的幻想,變裝、去敲門要糖果,多有趣呀!小可愛對這種人來瘋的節目向來一點興趣也沒有,而我昨天原本是想參加朋友的trick or treating,順便去敲爛別人的南瓜過過癮,但後來我們的時間搭不上,我只好"央求"小可愛帶我去街上晃晃,看看小朋友扮鬼成群去敲門,或是去卡斯楚(Castro)湊
大人們的熱鬧。

一開始,小可愛就不太願意參加這類的活動,他說感恩節聖誕節就算了,但他對萬聖節實在沒什麼感覺,他拒絕變裝,連我買好的彩帶髮也不肯載,只任我在他身上貼幾個南瓜了事。我一直都很興奮,並對他說今晚我的心態就像小孩子一樣,我知道他不以為然,但這是我第一個在美國的萬聖節,很期待看到當地的習俗;當我換好裝興高彩烈的坐上車時,原本就hi不起來的他開始說,他這兩天頭痛讓他很擔心,加上今天有個同事打電話跟小可愛說他(他朋友)得了癌症只剩半年可以存活,令小可愛想到他上一個交往六年最後得癌症的女友,他這次又眼睜睜的看著身旁的人因為得癌症而走向死亡,而他自己也突然擔心起腹部的小硬塊,這會不會也是疾病的癥兆…。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