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便是個過敏兒,舉凡異位性皮膚炎、打連環噴涕都有,只差沒有氣喘而已。離開台灣一陣子後,因為這裡氣候較乾燥,異位性皮膚炎發生率也較低,當我正在慶幸天祝我也時,同樣是新移民的朋友告訴我有"花粉症"這東西,我一聽就覺得不太妙,我小時候也曾因為花粉過敏,我爹娘還因此把盆栽全給撤了;這裡花種類更多,連樹都會開花,花花相連到天邊,看過去很賞心悅目,但隨之飄來的花精子會攻擊我的免疫系統,一年復一年,等到身體承受不住時,花粉症就會爆開了。

人家常說,新移民的前七年是關鍵時期,會過敏的話會在前七年發生,通常是發生在中後期。去年春天看到我同事臉長滿疹子,她說好像蟲在爬一樣癢,我光聽就很癢,今年來美國已經滿三年了,其實心裡有底差不多要輪到我了。我一開始就像大部份花粉症的人一樣會一直打噴涕流鼻水,後來這個現象停了,轉成異位性皮膚炎,到此為止都在我的預料範圍,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看醫生,但看手邊的藥膏都是二年前的,想說加減看個醫生拿個新藥吧,那時只想約最早的診我才不用請假,一約就約到五天後(含週末),結果當晚吃到蝦子,原本只是關節的部份擴大到手臂,形態與異位性皮膚炎的片狀不同,而是起紅疹,也開始有癢度,不過還未嚴重,還也不以為意。

看醫生之前的第四天開始,我中午又吃了蝦腸粉,吃完一小時候後手臂開始刺癢,紅疹變得更多更明顯,甚至還是凸出的好像被蚊子叮滿手臂一樣,從沒發生過這種情形的我嚇死了,到這時才赫然明白我對蝦過敏,才區區兩隻就搞成這樣,這時異位性皮膚炎的癢完全被新科過敏蓋過,要不去抓很難,我左手抓完換右手再抓回左手,還展示給很多同事看,沒想到很多同事都有這種情況,大家對應之策也不相同,有叫我喝中藥水的、擦酒精的、洗冷水澡的、去藥房買止癢液的、直接拿給我藥膏的。什麼叫急病亂投醫,就是像我這樣子,還真的幾乎都試一下,但睡覺時還是不斷起來抓癢,一個晚上就塗了三次Calamine Lotion(含氧化鋅的止癢液)。

我已經很小心避免跟蝦有關的食物了,隔天下午我吃了一小包王子麵,但吃完又整個癢起來了,照理說王子麵沒有蝦子才對啊,仔細一看後面的說明才知道製造器材也有處理過蝦子(還有註明耶),哇哩咧,這樣也不行啊?同事叫我去掛急診,我是覺得還沒那個"必要",不就是過敏嘛,除了癢以外也沒別的,但我很沮喪,難道之後都與蝦子無緣了嗎?還是只是現在身體異常敏感,過一陣子就好了?與過敏相處了幾天,知道可惡的它最喜歡熱,只要體溫一高過敏就會活躍起來,晚上睡覺我只得把手臂都置於綿被外的冷空氣,雖好一點但還是不得好眠,一向好睡得很的我居然每二小時就起來一次,失眠啊~

從種種特性來看,我想這個就是所謂的"
蕁麻疹"吧,一般還是用類固醇藥物去抑制。我很好奇為什麼每次覺得最癢的時候都是晚上入睡時,於是開始在網路搜尋相關資料,發現其實人體本身會製造類固醇,會規律的釋放。早上睡醒時是濃度最高的時期,晚上睡覺時就差不多用完了,難怪早上就覺得還好,晚上卻癢到最高點。難怪人家說生活要規律,不然會讓這些荷爾蒙無所適從呢。

等啊等,總算可以看到醫生了,醫生就開Triamcinolone給我擦,它也是類固醇的一種,真的很有效,本來她還說個Claritin,開架就買得到了,但有Triamcinolone我想就ok了。另外她還開個抗組織氨的Hydroxyzine藥丸,這種藥會讓人有暈眩疲勞感,一定要晚上吃。講到這就覺得中西醫生差很多,若是去看台灣的醫生,就算是西醫,也會拉哩拉雜的列一堆禁食單,這裡的醫生就只叫我不要吃帶殼海鮮(從我的描述看來,很明顯是蝦子誘發我這次的過敏),生活作息什麼的都沒提。擦個兩天的藥之後,的確好很多了,我從來不知道半夜不用因故醒來的幸福,也不知道不用一直搔癢是多麼令人振奮的事。

過敏,退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a 的頭像
Flora

台妹駐美代表處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