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回來,經歷前所未有的時差難題,回到美國已有六天了,卻還是過著極為錯亂的生活。例如說吧,我晚上的睡眠時間大概都只有三小時之短,通常都會在半夜二點多醒來(嗯,的確是在台灣午睡醒來的時間),這醒來後反覆睡不著就算了,通常還會伴隨著強烈的飢餓感,實在是痛苦萬分,我就曾經在半夜吃鴨賞,或三番兩次乾脆煮起我從台灣帶的補品-當歸,加上雞腿和冬粉就當當天早餐了,此時才清晨五點…。有東西吃都算還好,像我來美國的第二天還沒來得及去超市補貨,就得餓到早上近八點才能開車去華人超市買菜回來煮火鍋(對…早上八點煮火鍋)。唉,這也敗在我從來不是喜悅兒的顧客,那種甜滋滋的東西會讓我整天都頭暈(而且…美國鮮奶的味道有夠像保久乳…驚)。

晚上睡不著,白天也不知該睡還不睡,睡了晚上又會睡不著,不睡的話怕走路會撞到牆壁,不過我還是會在下午時段睡個三~四小時,這個時候才終於有"沉沉睡去"的感覺。其實像我現在這種無業狀態,才是最難調時差的,不然按正常時間上下班,頂多頭兩天上班很辛苦,但該睡的時候就一定很好睡,所以一下就習慣了。

我倒要看看這次要花幾天才能調回時差,人家常說熬夜傷身,何況是調時差,我連吃那個褪黑激素都沒有用咧,眼睛依然雪亮雪亮。這時我就在想,像我這樣就叫苦連天,那常常要飛東飛西的空服員怎麼辦啊?根本是跟生命博鬥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a 的頭像
Flora

台妹駐美代表處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